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 > 新闻动态  > 行业新闻

“碳中和”目标下 生物质能开启替代空间

来源:东洋锅炉 时间:2021-04-02

在“2030碳达峰、2060碳中和”的背景下,作为零碳能源的生物质能将会发挥重要的作用,生物质能产业也将迎来了重大发展机遇期。

1 高效利用生物质能有助于实现碳中和目标

今年中央1号文件要求,发展农村生物质能源。《国务院关于加快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经济体系的指导意见》提出,以节能环保、清洁生产、清洁能源等为重点率先突破,增加农村清洁能源供应,推动农村发展生物质能。

生物质能具有绿色、低碳、清洁、可再生等特点,在广大农村地区具有分布广、供应稳定的优势,发展生物质能是全面实现乡村振兴的必然要求,也是落实我国减排承诺的重要内容。

当前,我国城乡每年产生各类有机废弃物(含农林剩余物、生活垃圾、生活污泥、畜禽粪污、果蔬剩余物和工业有机废渣废液等)约63亿吨,折合标煤约8亿吨。

围绕这些有机废弃物的资源化利用,我国已发展出不同的生物质能能源产业,包括生物质发电、供热以及沼气发电、生物天然气等。其中,生物质能发电已成为非水可再生能源发电的“三驾马车”之一,成为能源向低碳转型的重要手段。

九洲集团董事长李寅指出,发展生物质能解决了有机废弃物无害化、减量化处理问题,还实现了资源化和能源化利用。更重要的是,生物质能不仅能实现碳中和,生物质加CCS(碳捕集和封存),即BECCS还可以实现负碳排放。但是,目前我国对有机废弃物能源化利用率不足5%。

2 市场潜力引关注

我国生物质资源丰富,主要包括农业废弃物、林业废弃物、畜禽粪便、城市生活垃圾、有机废水和废渣等。根据中投产业研究院发布的《2020-2024年中国生物质能利用产业深度分析及发展规划咨询建议报告》显示,每年可作为能源利用的生物质资源总量约相等于4.6亿标准煤。其中农业废弃物资源量约4亿吨,折算成标煤量约2亿吨;林业废弃物资源量约3.5亿吨,折算成标煤量约2亿吨;其余相关有机废弃物约为6000万吨标准煤。

“生物质发电(含农林生物质、垃圾焚烧和沼气发电)是可再生能源发电的重要组成部分。”全国政协委员袁爱平指出,在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可再生能源法》和相关政策支持下,我国农林生物质发电产业发展迅速,目前已投运和在建项目466个,发电规模仅次于巴西位居世界第二。

根据中投产业研究院发布的《2020-2024年中国生物质能利用产业深度分析及发展规划咨询建议报告》显示,2020年上半年,生物质发电新增装机容量151万千瓦,累计装机容量达到2520万千瓦(含广西自备生物质电厂)。其中,生活垃圾焚烧发电新增装机86万千瓦,累计装机达到1300万千瓦;农林生物质发电新增装机57万千瓦,累计装机达到1138万千瓦;沼气发电新增装机8万千瓦,累计装机达到83万千瓦。

与此同时,生物质能非电利用也正在迎来政策与市场利好。中国产业发展促进会生物质能产业分会秘书长张大勇表示,若实现“十四五”非电利用规划目标,预计拉动社会投资约1.2万亿元,年处理各类有机废弃物约3.5亿吨,带动100万人就业,年增加农民收入600亿元。他表示,当前生物质供暖已经有一定起色,后续政府仍需在排放标准制定、非电利用示范(试点)项目、后端奖补、绿色金融等多方面给予政策支持。

3 多重挑战待破解

根据业内预计,到2030年,生物质能利用在我国可再生能源消费占比将提升至8%左右,碳中和目标带来的市场估值也会一部分倾斜至生物质能领域,未来,生物质能产业规模将有望达到5000亿元。但与此同时,行业目前仍然面临诸多瓶颈,有待进一步破解。

其中,国家补贴逐步退出带来的挑战以及由来已久的补贴拖欠问题,是备受关注的焦点。袁爱平直言,“依据《可再生能源法》制定的国家电价补贴政策,在执行过程中存在不同行业拨付比例严重失衡、农林生物质发电补贴款多年拖欠导致企业运营举步维艰等问题。”当前,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累计拖欠生物质发电行业补贴达470亿元。生物质能现有发展模式难以为继。

当前,相对于蓬勃发展的风电、光伏产业,生物质能产业投资热情日渐衰退,这与技术、原料收集等问题关系不大,最主要的原因是政策支持的稳定性和力度不够。

单纯生物质发电利用方式由于受到能源利用效率、电能附加值、可再生能源电价退坡和电力市场交易等诸多因素限制,以发售电为主要盈利模式的发展方式,在新时期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大好形势下面临巨大挑战,“十四五”期间亟须探索生物质能新的发展模式。此外,生物质能产业目前还存在生物质能的环境、社会价值没有得到充分体现,认识不到位,以及国家重视不够、缺乏顶层设计等问题。

工信部备案号:渝ICP备08002865号